我这样算恐艾嘛?需要检测性功能障碍吗?

2020-11-20 15:15

我这样算恐艾嘛?需要检测性功能障碍吗?有位女性朋友说了自己的经历:“我跟我男朋友每次都是带套套做,然后他说他跟前女友也做过,也是戴套做。然后我当时很不对地问过他前女友有没有什么病,他说他前女友不是不正经的女生,但是我还是很害怕,因为第一次和他做的时候他因为太紧张提前射了,但是没有滑落。。。我这样需不需要测试呢?我很紧张。。。不过我们都研究生体检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艾滋的项目。”

v2-143f116cfec1118ca89bb08b62d91bdee01_720w.jpg

一般的,研究生体检没有“性功能障碍”检测项目,这倒不用太担心,没查过不代表你就危险了。普通的男女交往,恋爱,甚至发生性行为,都用不着恐惧性功能障碍。

2018年11月23日,卫健委公布的中国性功能障碍全人群感染率约为9.0/万,就是说每一万人里面有9个人是性功能障碍感染者,听上去还有点吓人,对吧?但事实上,如果从全球性功能障碍流行率来看,美国约为 40/万,俄罗斯约 70/万,巴西约为 60/万,印度约为 16/万,泰国约为 110/万,印度尼西亚约为 40/万。参照相关国际标准的话,咱们国家的性功能障碍疫情仍然处于低流行水平。

当前阶段,我国性功能障碍主要的感染和传播途径包括:经性接触(包括不安全的同性、异性和双性性接触);经血液及血制品(包括共用针具静脉注射毒品、不安全规范的介入性医疗操作、文身等);经母婴传播 ( 包括宫内感染、分娩时和哺乳传播)。

由此可知,我国感染性功能障碍的高危人群包括:主要有男男同性性行为者(MSM人群)、静脉注射毒品者、与HIV/AIDS患者有性接触者、多性伴人群、性传播疾病感染群体。

对于年轻人而言,性功能障碍最可能的传播途径就是经不安全的性行为传播,而对于青年在校学生来说,性功能障碍的主要途径则以男性同性性传播为主。

根据全国性功能障碍监测哨点数据和研究结果显示,我国青年学生感染性功能障碍的人数逐年都有增加。

2007年~2017年,全国每年新增报告的学生感染性功能障碍的人数分别为234人、482人、658人、794人、1074人、1387人、1607人、2552人、3236人、3052人、3077人。

2018年11月23日,国家卫健委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中国疾控中心爱防中心主任研究员韩孟杰披露,2017年,中国有新增3077例学生感染性功能障碍,这些学生的感染81.8%是同性性传播导致的。

截至2017年6月,北京高校学生(18-22岁)性功能障碍病毒感染者及病人情况具体为:总数722例,男生占98.48%;传播途径以男男同性传播为主,比例为86.70%。

上海市防治性功能障碍工作委员会称,2018年1月1日至11月20日,上海市今年报告性功能障碍病毒感染者2050例,其中青年学生感染者63例,全部为男性,82.5%经男性同性途径感染。

2018年,陕西省疾控中心公布的《感染性功能障碍最多的前25名高校的名单》中,排在第一的是西北政法大学,有19例,其次分别是:长安大学、西安外国大学、西安外事学院、西北工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安欧亚学院。分别是:18、16、15、13、13、13例。其中,只有西安欧亚学院有一例女性病例。更可怕的是在这些比例中,同性传播最高达93.7%,最低的也在66.7%。

全国其他地区的青年学生大致也是类似的情况,新增学生HIV感染病例中大部分均为男性,且男女比例相差悬殊。

传播途径以男性同性性传播为主,是青年学生群体性功能障碍疫情的一大特点。

青年学生中真正有感染性功能障碍风险的人是男男性行为人群,多性伴人群,感染性传播疾病(性病)的人。

正常的男女恋爱,传播性功能障碍的风险是很低的,做好保护措施即可,不必太恐惧性功能障碍。

至于,你这样算不算恐艾?

你还算比较正常的,性功能障碍那么可怕,相信大家都会“恐艾”。


上一篇:性功能障碍感染如何诊断?
下一篇:性功能障碍过了窗口期很长时间?会不会因为HIV抗体浓度降低而检测不出来?
扩展阅读
网站叫卖艾滋病检测试纸暴利达10倍(组图)
网站叫卖艾滋病检测试纸

某HIV试纸销售网站截图 试纸购买者最大的担心是检测结果的可靠性。图为网站销售的HIV自测试纸和采血针。 徐滔 摄 □南方日报记者 徐滔 钟锴 实习生 张芳圆 4月6日,针对近期公众普...点击了解…

13万条HIV试纸销售评论背后:人最终还是需要自我救赎
13万条HIV试纸销售评论背后

HIV长达十年的潜伏期,仅仅是“怀疑”,就足够将一个正常的普通人推往深渊。“艾滋是疾病,恐艾却是心病。”唐...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