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强迫症如何自愈 远离网络不关注症状

2020-10-29 21:42

恐艾强迫症如何自愈 远离网络不关注症状

(图片:中心陈晓宇和郭海燕医生参加性功能障碍防治培训)


性功能障碍恐惧症,特别是恐艾强迫症状态,在很多不了解性功能障碍恐惧症的人眼里看来,觉得和性功能障碍本身来比,这又算什么,不就是一种恐慌吗,但是在本身做性功能障碍防治一线的医务工作人员来看,这是一个比性功能障碍毒携带者和性功能障碍人更难以关怀到位的一个群体。每次大家在忙碌之余聊天,说到性功能障碍恐惧症患者,都是使劲摇头和一脸的疲惫不堪,有专家表示自己一天性功能障碍相关的几十个门诊号,其中80%都被性功能障碍恐惧症患者给挤占了,反而增加了性功能障碍人看病的难度。

而且和性功能障碍恐惧症患者沟通,比帮助性功能障碍感染者和病人更难。很多性功能障碍恐惧症患者可能也觉得这个医生就把性功能障碍知识告诉我,那我就能立马脱恐。如果没有办法立马脱恐,那肯定是医生告诉我的知识不够权威,我还必须继续反复问,甚至在网络上反复搜,最终知识倒是马马虎虎懂了一些,但是恐艾症并没有见好的趋势。国内唯一的恐艾症研究干预机构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做了大量研究发现,有很多恐友就是了解越多,反而自己却越来越矛盾了,越来越不相信别人了,甚至明明知道有的东西自己不应该去焦虑和恐惧,却变得无法自拔了,这是为什么呢。

第一是网络言论不一致,其实对于医学知识研究的领域,数据都不可能完全做到统一,有理想状态,有假设预估状态,还有待验证状态,每一个专家都有自己核心研究体系,性功能障碍相关领域也至少可以分为八到十个版块,不可能谁都能做到面面俱到。

比如有研究性功能障碍毒的专家,诸如各级性功能障碍毒研究实验室的研究员;有治疗性功能障碍感染者和病人的专家,诸如大家所知道权威的佑安地坛医院的医生等等;有进行流行病学统计研究和预防相关的专家,诸如我们常常谈及的疾控中心性病性功能障碍科室;有纵横于各种检测试剂和仪器,进行性功能障碍毒样本检测的专家,诸如各级P2P3P4实验室的病毒检测医生们;也有专门针对因不对称的性病性功能障碍信息刺激导致严重心理障碍,产生恐艾症影响生活工作,做脱恐干预的,诸如我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这样既做艾防工作又做心理服务的机构。

而且各流派研究的倾向性不同,参考点不同,那么得到的结论还是有所差别的,而且医生自身的毕业院校及导师不同,科室不同,临床案例不同,都会有不同的看法,这个在性功能障碍防治内部领域,都是默认的,只要不是完全违背科学基础和性功能障碍防治核心知识内容的,都是可以探讨,都是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较典型的就是个案具体是什么行为,以行为来作为单次标准的核心。其次关于性功能障碍窗口期以及高危风险的评估,而不是我们把所有案例全部一概而论。这也是我们强调不要过分去问不同的专家,以为问多了知识就会更丰富越有利于脱恐,然而结果是反作用的,特别是网络上还有很多并没有系统接受性功能障碍防治体系的培养培训,大多数性功能障碍知识来自于网络,可是网络上目前所展示的性功能障碍知识及论点有不少是和核心性功能障碍知识体系存在冲突的,且大多数是过往论点和待验证观点。

第二是通过网络无法获得直接的安全信号,虽然网络选择较为便利,但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会因为知识体系,说话表达方式,以及相互之间的熟悉信任程度,都存在着差别和可能理解错误。以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为例,就算是面对面或者电话咨询进行即时沟通,都有可能因为阐述一个观点,对方却误解了其中的意思。当然即时的沟通可以很快纠正对方在理解上的误解,然而网络上的交流很多时候无法做到深入沟通,且彼此信任了解程度都不够,也没有知根知底,沟通交流是很容易形成言行不一致或表达理解不一致,造成了观点传输的不对称。也许作为老师明明强调的是甲,但是接受方却理解成了乙,最终接受出现了误差,影响了脱恐干预的能效,也影响了安全信号的稳定化。

再则,网络上大多身份模糊,在人的潜意识层面也无法形成羁绊效应,自然也没有办法彼此了解,建立更深厚的咨询者同盟。虽然不少恐友热衷于大量的网络咨询,但是效果却几乎没有,那就是很多恐友问得是谁他都不知道,只是受制于自我的惯性思维,觉得问的人越多,得到的肯定越多,那自然也就脱恐了。可是在干预中心的研究数据中,却发现恐友们希望是得到肯定越多他越开心,事实上是在大量咨询以后去优先处理最差的可能和假设。特别是在不了解提供帮助解答人的真实身份背景,这种疑惑就变得更像那么一回事。恐友们就会思考,我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他安慰我,也可以不用负任何责任,他吓我,也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我不可能把我自己交给虚拟网络的,就像一个游泳的人没有办法踩到一个支撑点,那么无论这个医生老师或者志愿者在网络上花了多少心思去帮助这个恐友,也无法达到一个现实层面的正常干预预估效果。


上一篇:性功能障碍知识解答
下一篇:世錦賽鄭思維�黃雅瓊混雙成功衛冕國羽僅獲一枚金牌
扩展阅读
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有哪些 不要对日常生活恐艾
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有哪些

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有哪些,主要是有3个方面。第一个,是血液传播;第二个,是性接触传播;第三个,是母婴传播。...点击了解…

科学家发现抗寨卡病毒蛋白质 有望用于抑制艾滋病毒
科学家发现抗寨卡病毒蛋

中国医学科学院系统医学研究中心苏州系统医学研究所 (简称“系统所”) 发表了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机构共...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