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知识局:“我是个直男,被gay友传染性功能障碍了怎么办?”

2020-11-20 15:17

  一位朋友在知乎讲了自己的经历:我是个直男,被gay友传染性功能障碍了怎么办?

  “昨天刚刚拿到疾控中心的确诊单,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被毁了,一个人在宿舍捂在被窝里哭了一天,没敢和任何人说。一开始是因为总是犯低烧,还拉肚子,因为看过HIV的介绍,心里害怕跑去医院检查,拿到单子说要再确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可能真的会死了。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还没毕业,我还有父母,我还想结婚,我究竟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去检查之前,我一夜没睡,一边安慰自己这是个巧合,一边又在想,如果真的得了HIV该怎么办。直到现在拿到阳性确诊,现在我的整个脑子都是空的。我才21岁啊,要不就一死百了,可是我是家里的独子,我死了家人怎么办?

  我现在不仅是绝望,我还很愤怒,我很恨,可我不知道怎么做。我不是一个很乱的人,我现在怀疑就是我的室友A传染我的,绝对是他!

  A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自己是同性恋,平时还很喜欢拉我去打篮球,一起喝酒。现在想起来,肯定是有原因的,他必然是对我有想法,才会对我特别的关照。


恐艾知识局:“我是个直男,被gay友传染性功能障碍了怎么办?”


  去年11月的时候我和五年的异地恋女朋友分手了,心情很差,A便拉着我晚上去喝酒,然后我喝多了,就模模糊糊的和A睡宾馆里。当时也是酒喝多了,A对我动手动脚,我晕乎乎的也没有多想什么,就半推半就的做了他,但是我真的不是自愿的。

  第二天回到学校,晚上洗澡我才看到,自己下边有一圈红色牙印还有些许血渗,马上就对A觉得无比恶心,我虽然不是一个歧视同性恋的人,可是发生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觉得舒服,就和他疏远到现在都很少说话。

  后来发现自己身体异常,又和以前看到的HIV窗口期表现很像,我才去医院检查。平时他一到周末就夜不归宿,打电话也总是偷偷摸摸,我们谁都没见过她女朋友,还总是喜欢对我动手动脚。我和他本来算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哥们罢了,可现在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再正视他了,现在他还没有回来,如果回来被我碰见,我真的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

  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我的情况,也许他早就知道自己有HIV了,我不恨同性恋,但我恨他,我真的没有办法去原谅他!求求看到这条问题的人帮帮我,我是不是还有法律上的帮助,我可以告他吗?我下半辈子能不能让他赔偿负责?”


恐艾知识局:“我是个直男,被gay友传染性功能障碍了怎么办?”


  看完这位朋友的经历,对于他所遭遇的一切深表遗憾。毫无疑问,他的那位“Gay友”涉嫌强奸以及故意传播性功能障碍,如果有相关证据的话,可以直接报警。《性功能障碍防治条例》明确规定:性功能障碍病毒感染者和性功能障碍病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故意传播性功能障碍。

  HIV携带者故意传播性功能障碍的行为属于严重的违法行为:

  一、《性功能障碍防治条例》第六十二条 性功能障碍病毒感染者或者性功能障碍病人故意传播性功能障碍的,依法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条【传播性病罪】明知自己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卖淫、嫖娼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遭遇这种情况,切记保留证据,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最终坏人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另外,有必要再提醒大家一下:如果是“初筛阳性/不确定,复筛阳性/不确定”都不能确证HIV感染的,只有疾控中心性功能障碍确证实验室最后出具的《性功能障碍抗体阳性报告》,才可以确诊检测者感染了HIV。

  真心希望是“一时疏忽”,那位朋友将初筛阳性报告错当成HIV感染确诊单。

  假如,真的不幸被感染了性功能障碍怎么办呢?


恐艾知识局:“我是个直男,被gay友传染性功能障碍了怎么办?”


  一、重新认识性功能障碍。


上一篇:染上梅毒后,才意识到性功能障碍就在我身边
下一篇:LGBT群体就是性功能障碍或心理疾病 这其实是谬论
扩展阅读
小鼠实验去除HIV病毒 治愈艾滋病添希望
小鼠实验去除HIV病毒 治愈

美国研究人员成功从感染HIV病毒小鼠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内去除这种触发人体艾滋病的病毒,为治愈艾滋病带来希...点击了解…

恐艾症强迫症怎么才能脱恐 减少艾滋病信息网络搜索尝试科学方法
恐艾症强迫症怎么才能脱

规范个人行为,遵循防护HIV传播的普遍规律,包括避免高危性行为、远离毒品等,明确哪些行为可能导致艾滋病感染...点击了解…